“不行!”溫婉一口回絕。

“為什麼?”

“我還冇想好。”

“你不想嫁我?”

“都說了冇想好,慕如風,你煩不煩哪!”

哪有剛在一起就要成親的?又不是像剛纔那一對那般,需要趕工。

“我煩,不過我隻煩你一人。”

“油嘴滑舌!”溫婉翻了個白眼。

兩人坐在河邊,晚風將煩心事帶走,餘下的隻有眼前。

淡淡的月光下,慕如風盯著姑孃的側顏,嘴角含笑,跟她說起這兩日在書院的事。

包括學習有些吃力。

溫婉嗤笑,“你看你,連書都讀不好,還想成親?”

“讀書跟成親是兩碼事。”

“以後再說吧,你得把全部精力放在學習上。隻要肯努力,明年的黑馬就是你!”

“黑馬?”

“呃……就是很厲害的意思。”

“那……我若成了黑馬,我們就成親好不好?”男人明亮的眼裡,滿含期望。

“或許可以考慮考慮。”

“嗯!我記住了!”慕如風十分認真地點頭。

“我餓了……”溫婉摸著扁扁的肚子。

“走,回家,我做飯給你吃。”

“可是你做的不好吃。”

“那你教我,或者我幫你打下手”

……

翌日一早,溫婉晨跑,順便送了慕如風離開。

想到昨晚他說的話,心裡感覺甜絲絲的,揚起的嘴角一直冇放下過。

“姐姐,如風哥回來,你好像很開心。”

“嗯?不是走了纔開心麼?”

“呃……也對,為什麼他走了你這麼開心?”溫雅快步跟上溫婉。

“你還小,不懂。”

……

範家村村南。

範中舉趕著範秀才家的牛車,從縣裡回來,後頭還跟著一個耳後簪花的婦人。

“秀才,牛車給你送回來了!”

範中舉把牛栓在院中,從車上提起東西,領著婦人就要走。

範錢孫從屋裡出來,瞥了一眼那婦人,“中舉,這位是?”

“梅姑,是我從縣裡請來的媒人。”

“媒人?來得真是太巧了,中舉,還是你有心。”

這話聽著有些奇怪,範中舉疑惑了,回過神來,範錢孫正引著梅姑進屋。

他忙跟上去,“大伯,我們還有事,就不在你家坐了。”

“你去忙吧,這一路辛苦你了,我跟梅姑說一說。”

“誒,不是,大伯,我們就不坐了,我跟梅姑還有事呢。”範中舉將走到門邊的梅姑拉了回來。

範錢孫疑惑地看著他,“你不是給秀才找的媒人?”

“秀才?”範中舉同樣疑惑地看著他,他是給自己找的媒人啊喂。

梅姑有些不耐煩了,“哎呀,到底是誰要說親?趕緊的,說完我好回去。”

……

範錢孫說,範秀纔要成親了,婚期已定,就在二月初。

左右範中舉也不急,就將媒婆與他買的東西先給自家堂弟用著,回頭還給他錢再重新去買。

範中舉震驚,“成親?我昨日纔出的門,怎麼冇聽說這事?”

“來得突然。”

範中舉樂問:“秀纔在家嗎?我找他說說話。”

範錢孫將媒姑請進了屋,“上茅房呢。”

“大伯,是哪家姑娘這麼有福氣?”範中舉也坐下,嘮了起來。

“有什麼福!”範錢孫微怒,做出了那樣的事,原本可以偷偷將事情辦了,省一大筆。

誰知人家還提出要三媒六聘,不然就報官。

他範錢孫在範家家族可是舉足輕重的,怎能允許自家兒子身上帶有汙點?

就應了,先把人娶回來再說,範秀才的年紀,也早該成家了,有個媳婦來管管他也好。

範中舉又道:“即是秀才成親,便還是先讓他辦吧。大伯,這新娘子,莫非是對麵那個冷冰冰的女人?”

範錢孫哼了一聲,“對麵李家的那個李月月,倆人互生情愫。”

“什麼?”範中舉拍案而起。

直接衝進茅房找範秀才。

範秀才正好提起褲子,一見這個冒失鬼,險些被嚇落茅坑。

“怎麼了這是?”

範中舉臉色由青變黑,看了他好半晌纔開口,“聽說你要成親了?動作挺快啊!跟李月月互生情愫是吧?”

範秀才臉也給了,此事是他這輩子的恥辱,簡直冇臉見人。

範中舉冷笑,“秀才,我一直把你當最好的兄弟。”

範秀才實在煩躁,推開他,出了茅房,“還不是昨日才定的,你不在,自然冇法通知你。”

範中舉恨恨盯了他好一會兒,轉身跑了。

……

溫婉將院子裡鋪了磚後,去了上河村,找石匠買了兩車青石板。

本來打算屋裡鋪磚,但轉念一想,左右都要花錢,不如一次性給他弄好一點,直接鋪青石板。

因尺寸問題,有的石板需要現場切割,所以,還得請專業的來幫忙鋪了。

三日後,石匠用驢拉著一車石板來到溫家。

這石匠名叫楊啟孝,大家都叫他老楊。

三十來歲,正值壯年,麵容有些粗獷。一進門,林氏便熱情迎接,主動給人倒水。

由於石板有一定厚度,還需要挖一層土,才能不影響開門。

屋裡鋪地的事,溫婉全包給楊啟孝,從挖土到鋪石,都是他一人乾。

預計需要四五天時間。

這幾天,林氏儼然就像變了個人,從懶婦變成了賢妻良母。

溫婉和溫雅姐妹倆晨跑回來,就能吃上她做的早餐。

中午,溫婉才鑽進廚房,就見林氏在切切洗洗,正做飯呢。

原以為她不過是心血來潮,可一連三天都是這樣。

看著林氏端水進了一個房間,“老楊,來,喝口水再做。”

溫雅問,“姐,娘是不是受刺激了?”

溫婉摸著下巴,估摸著,是因外人在,她裝給旁人看呢。

不過,有她做飯,她也不用在家盯著。

於是就帶著溫雅去鎮上買蓮子。

“姐,咱家的地真要種荷花?”

“嗯,準確地說,是種蓮藕。”這地方水源好,種蓮藕再適合不過了。

“蓮藕?”

“對,不僅能賣錢,還能做成很多好吃的賣高價。”

“真的?咱們種那麼一大片,能掙很多錢嗎?”

小傢夥有些雀躍,溫婉溫和笑著:“能。”

“那我們不會再餓肚子了!”溫雅拍著手叫道。

姐妹倆憧憬著蓮藕長成後的日子,殊不知,家裡險些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