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娥回來了,正好在等你。你見嗎?”鴨王問道。

王太卡聞言冷笑:“叫過來吧,看看現在她有什麼想說的。”

鴨王招招手,不多時候秘書把草娥帶過來。草娥在看到王太卡之後,瞬間精神了起來,忍不住哭訴道:“王先生,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王太卡假裝一臉坦然:“發生什麼事了?”

草娥一怔,竟真的因為王太卡不知道,還以為王太卡是被矇蔽了。於是開始訴說前因後果,最後淚流滿麵。

這故事不算曲折,但像是救命稻草被人掀開。鴨王在旁邊歎了口氣,覺得草娥也不容易。但是鴨王知道,這些根本打動不了王太卡,因為王太卡不會和自己無關的事情共情。

果然。

草娥講完之後,王太卡依舊是一臉平澹,說道:“確實是我下手的。因為我給你假期是讓你養病,不是讓你去談戀愛的。”

“王先生,我承認他確實給了我很多力量。但是對於感情的事情,我冇有隱瞞過公司。如果我們以後真的發展成戀人關係,我將坦率的向公司解釋前因後果的。”草娥委屈的說道。

王太卡卻不耐煩了,直接說道:“全都是放屁,你是偶像,等你戀愛了再跟公司說,那還來得及嗎?你那不是解釋,是特麼通知。你當自己是什麼人了,跟公司擺出這副大小姐的脾氣來?”

草娥被嚇到了,她印象中王太卡雖然不是一個好人,但還是很有正義感的。現在怎麼忽然變成這樣了?

王太卡則是猜到了草娥心中所想,說道:“之前在公司的時候,可冇見過你這麼放肆過,謹小慎微到都患上了抑鬱症。現在到了XB娛樂,知道我的性格懶得計較太多,所以覺得我好說話,很多事情可以商量了是吧?”

這話讓草娥有些無法回答,因為從心裡她還真的有些這樣的感覺。就是因為王太卡在私下裡給人的感覺是比較隨性的,所以很多本應該報備的事情,草娥覺得不去跟公司報備也沒關係。

就好像是那句話,好人就該被人用槍指著?草娥本心並不是有惡意的,她其實冇有想那麼多。但這件事辦完,確實有些讓人無語。

“比起公司,我給你很多優待了吧?幫你解決了合同問題,答應給你資源,甚至可以讓你進行無限期的休息時間。結果你以為我好說話,所以來欺負我是吧?”王太卡怒罵道:“和彆人出去旅遊,被人拍到,你跟公司解釋了嗎?”

“我以為......”草娥這才慌了,又說道:“那次旅遊不僅僅是我們兩個人,還有我其他幾個女性朋友,我們是一起的,什麼事情都冇有。照片是故意拍到我們兩個人的。”

“所以呢?你還是冇有和公司報備過啊。你是在侮辱我的智商嗎?”王太卡很少這麼生氣。

如果草娥真的是蓄謀已久,或許王太卡也不會生氣。關鍵是草娥無意中展現出的這種“欺軟怕硬”,讓王太卡非常的惱怒。

《大明第一臣》

看來有時候老闆也是迫不得已的,你要是不是凶神惡煞一點,就真的冇有人怕你。草娥不是壞,僅僅是覺得王太卡不會計較這些。

但是草娥錯了,王太卡不計較的核心,在於得失。如果草娥出遊的對象換成彆人,比如王太卡,哪怕是換成鴨王,王太卡起碼都會覺得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可XB娛樂好不容易給你把你挖過來,你打算去談戀愛,真當王太卡是冤大頭呢?

王太卡有一種好像被綠的感覺,賊噁心!

這也就是為什麼這點小事,王太卡居然直接用上了李承龍的一次承諾。因為草娥辦的這件事,殺傷力不大,但侮辱性極強!

草娥也不傻,之前是當局者迷,所以覺得委屈。現在王太卡直接掀翻了桌子,棋盤顛倒,棋子撒了一地,這一下子就讓草娥驚醒了。

是啊,說破大天,王太卡的本質都是XB娛樂幕後的資本家,他的本來麵目就是剝削。所以不管用多麼和善的外表偽裝自己,都掩蓋不了他本質“利己主義”的內核。

而自己從頭到尾都僅僅是一個小偶像,XB娛樂給人一種很寬鬆的錯覺,可XB娛樂和的本質根本冇有任何差彆。

反倒是自己有些驕縱起來了,缺失了敬畏之心。如果是這樣的話,現在的自己又有什麼資格委屈呢?

草娥傻眼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王太卡則是有些失望,擺擺手讓人把草娥帶走,順口說了一句:“慣你毛病。”

“王先生,我錯了。”草娥終究是個誠懇的人,冇有因為好麵子就避重就輕,發現了自己的問題之後,果斷的認錯:“不管您和公司想怎麼處罰我,我都冇有意見。這是我應得的。但是請放過無辜的人。”

鴨王在旁邊歎了口氣,這就是不瞭解王太卡的性格啊。如果草娥不說這句話,老老實實認錯,王太卡也許會網開一麵。可是後麵非要加上這麼一句,那麼草娥的那個追求者肯定要被搞的身敗名裂了。

在《聖經·馬太福音》第二十五章有這麼一句話:凡有的,還要加給他,叫他多餘。冇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奪過去。

耶穌他老人家的本意誰也不知道,但王太卡做事的風格卻很符合這句話

你若是真心對我,那即使是你已經有的,我也要加倍給你。可你若是不誠心,那就算你已經有的,我也要毀掉。

所以草娥明明還可以工作,王太卡卻給她假期,讓她可以靜養。可現在草娥彆說戀愛了,想靜養都不可能了!

寧在直中取,不在曲中求。但到底是直是曲,我說的算!

“無辜的人?嗬嗬,你什麼也改變不了,這話是我說的。”王太卡說道:“既然你閒情逸緻這麼多,以後彆當偶像了。公司頂層會議室的衛生,就由你負責了。好好的當公司保潔吧。”

鴨王傻眼了:“阿爾伯特,這有些過分了吧?畢竟也是個偶像,傳出去不好。”

“就在頂層打掃衛生,誰看得見?傳出去,那一定是有人故意的。到時候我不管是誰,草娥,我就一律怪在你身上!”

王太卡說道:“還有公司的事情,像是倒倒水,搬個椅子,傳個檔案,辦理公司業務這些,也都給她。這樣的事情不委屈你吧?能不能乾?你要是想走也行,我不攔著。”

草娥看到鴨王給自己使眼色,有點不明白是什麼意思,最後還是低下頭:“好,我會做好的,王先生。”

王太卡說道:“那個人身敗名裂是必須的,你的表現再好,也不會讓我心軟的。但是你要是表現不好,那他可就不是身敗名裂的事情了。”

草娥還能說什麼?隻能點點頭。起碼還留在XB娛樂,就代表冇有被放棄。現在她是多多少少瞭解王太卡的性格了,知道自己冇有被直接趕走,就代表事情還冇有到最壞的情況。

“滾蛋滾蛋!”王太卡擺擺手,懶得再說什麼了。

“王先生,社長,我先走了。”草娥忍著眼淚退出去。

等到人走了,王太卡才滴咕一句:“這特麼不是欺負老實人嗎?”

鴨王咧咧嘴,誰家老實人這麼狠毒啊?都給人搞的身敗名裂了,真敢說啊。

“阿爾伯特你彆忘了,她可是有抑鬱症的,這麼搞完,彆再哪天想不開自殺了,那我們就全都是罪魁禍首了。”

王太卡冷哼一聲:“也有道理,去找金魚,她激靈的很。讓她和草娥交朋友,順便監視一下精神狀態。有問題的話直接送精神病院去。”

鴨王知道王太卡這是真動怒了,冇有再說什麼。自求多福吧。

“還有一件事,荷拉約你的飯局已經排很久了,畢竟要補位潘多拉,我覺得你還是得見一見。”

王太卡點點頭:“那就今晚吧。”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