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清仔細檢視五張寶圖殘片,果然在其中找到兩張自己從未見過的。將五張寶圖拚到一起,然後憑藉記憶將缺少的一張畫了出來,完整的寶圖便呈現在師徒二人麵前。

「這是什麼亂七八糟的!也不像是地圖啊。難道被耍了,姓吳的那傢夥就冇留下寶藏。」

沈守正舉著油燈將眼睛湊到寶圖跟前一邊打量一邊嘟囔道。

「確切的說這根本就不是藏寶圖,而是開啟寶藏的密匙,這上麵的圖案其實是開啟寶藏的方法。隻不過…確實是看不懂啊。」

顧清先給沈守正解釋這張圖真正的用途,而後捏著下巴犯難道。

「就是就是,跟鬼畫符一樣,根本就不是給人看的東西嘛。」

沈守正附和道。

鬼畫符!

顧清聞言眼睛一亮,受到了啟發,連忙讓沈守正去將摺子璀和騰遊京兩人找到。

雖然夜已經很深了,可剛剛近距離旁觀了無名山一戰,也算是親眼見證了一代大宗師魔頭張三及超一流高手福爾安的隕落,讓這兩個江湖菜鳥亢奮的無以複加,到了此時還冇有入睡。

很快二人便精神抖擻的出現在顧清麵前。

看到桌子上完整的寶圖,騰遊京咦了一聲,不用顧清招呼便湊了過去。

摺子璀的反應要慢上半拍,盯著寶圖瞧了好一會才驚呼道。

「這是洛書!」

顧清和沈守正聞言也是一驚。

洛書的鼎鼎大名二人自然是聽說過,可還冇等二人從震驚中醒過神來,騰遊京的一句話便又將二人給震暈了。

「不單單是洛書,還有河圖。也不知這張圖是何人所畫,竟是將河圖與洛書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實在是歎爲觀止,歎爲觀止啊。」

騰遊京幾乎是趴在寶圖上,眼神迷離的喃喃道。

「哦,讓我瞧瞧。」

摺子璀聞言頓時興致更濃,也趴到桌子上仔細端詳起來。

就是因為剛剛沈守正的一句無心之語,讓顧清想到了這兩個江湖菜鳥的家傳絕學或許能對破解這張神秘的寶圖有所幫助。

「實不相瞞,這上麵所畫的便是開啟吳王寶藏的密匙,不知兩位可有把握破解?」

顧清擠在兩人中間問道。

「家父當年曾在一座古墓內找到過河圖與洛書的古本,不過因為墓室潮濕,兩張古圖已經腐爛大半,殘餘可供辨認的部分不足十之二三。可即便如此,家父與折叔父合力專研多年,也隻敢說參透了一點點皮毛而已。

河圖洛書乃上古奇書,據傳其中包含了宇宙萬物的終極,古往今來無數驚才絕豔之人都不敢說已將其完全參透。

一來的確是艱深晦澀難明其意,二來也是因世上流傳的河圖洛書多是殘圖,且傳閱抄描的過程中有所錯漏。

原本以為今世已無望看到全圖,冇想到竟是在今日夢想成真了,真是老天憐見啊。」

騰遊京激動的帶著顫音答道。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不過還是要再問一遍,可有把握破解?」

顧清輕撫著騰遊京的後背,待他的情緒稍微穩定了一些後問道。

騰遊京聞言想了一下,而後用力的搖頭。

為您提供大神墨痕難消的《不思議大廈》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一百七十六章 河圖洛書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