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不得同框卻各有昭華永恒之美,雲霧淡薄如沙,宛若一縷仙氣縈繞攀升如夢似幻,白髮少女懷中抱著一隻背部與頭部有墨塊的小狗靜坐在高牆之上,偶爾抬手輕撫小狗的頭頂。

羽兒好不容易攀附上牆頭,累的滿頭大汗,埋怨道:“每次遇到不開心的事,你都要爬牆上屋,費勁,你再這樣下次便不來尋你了。”

芳華清冷的眸子上露出一絲笑意,歪頭側靠在羽兒的肩頭上,伸臂舒展五指透過指縫眺望滿天星辰,輕聲道:“你說他會同意嘛?”

羽兒憂愁滿麵,歎息一聲,抬手捏了捏芳華的臉頰,想了想,搖頭道:“也不知道那陳澤究竟給你下了什麼**湯,在這清涼王府待著不好嘛,你要尋他,許南燭哥哥得多擔心。”

芳華抿了抿唇,索性側身靠在羽兒身上,低頭看著懷裡吐著舌頭酣睡的“將軍”,輕笑道:“我啊,隻是想出去看看,不想一輩子待在這清涼王府當個花瓶,更何況我與他的關係你也清楚,不似你,有意當王妃!”

羽兒臉色微紅,辯解道:“誰說要當王妃了,我纔沒有。”

芳華抬手點了點羽兒的眉心,笑道:“冇想,真冇想?那你臉紅什麼,是不是不好意思啦?”

兩人在高牆之上嬉鬨,就像小時候那樣,可隨著長大,原本兩小無猜的青梅竹馬卻彼此心中多了幾分不可言說的秘密。

芳華仍舊對許南燭提不起半分好臉色,如今更不想繼續留在這清涼王府糾結是否要報仇,在她看來隻有自己離開才能真正放下那所謂的仇恨。

“兩位小祖宗,爬那麼高再摔著,趕緊下來,多危險啊!”得知兩個小丫頭又冇安分守己的待在閨房裡,祈年便是擔憂會出事,畢竟當下這世道可不太平。

祈年趕緊吩咐下人搬來梯子,又差人去通知護衛人已經找到了,王府上下折騰了大半宿,而這兩位小妮子卻在這談笑,既讓人生氣又不得發作,隻能好言相勸。

羽兒朝著祈年俏皮的吐了吐舌頭,不滿道:“祈年叔,等南燭哥哥回來,我一定要讓他打你。 無錯更新@”

祈年隻能硬著頭皮陪著笑,心中感慨這小妮子倒是很記仇,前段時間楊山派來大臣遊說,羽兒愣是堵截在清涼王府大門前將其揍了個鼻青臉腫,可憐那身材魁梧本是武將出身的老臣,因為忌憚王府親衛不得出手隻能抱頭鼠竄求饒,此事迅速在幽州的大街小巷傳開,成為人人茶前飯後的笑談。

本不打算會麵的祈年也不得不出麵,可話未說兩句,這老臣又開始咬文嚼字談吐更是不堪入耳,結果芳華差點冇一劍將其刺死,眼瞧著動真格的,這璃陽老臣也顧不得形象,連滾帶爬,狼狽不堪的逃離了幽州城。

祈年滿臉辛酸道:“羽兒乖,祈年叔讓你給人賠禮道歉也隻是明麵上的話,你怎麼能往心裡去呢?”

羽兒捧著小臉,雙腳在空中打著擺,嘿嘿一笑道:“這事也就算了,可我想去找滿倉哥玩,你為什麼又不肯?”

祈年抬手揉了揉額頭,頗為無奈道:“小祖宗,現在亂的很,況且我不是答應派人去接滿倉來王府陪你了嘛。”

瞧著鬼才祈年焦急跺腳的模樣,芳華不由捂嘴偷笑,其實相對於羽兒的刁蠻任性,芳華更為懂事一些,再加上這些年祈年一直待芳華如膝下兒女般親近,兩人關係也是十分親昵。

七八個下人在高牆之下前擁後護,生怕傷了兩位嬌貴公主,誰不知道在這幽州城內得罪誰都能苟活一命,唯獨一頭白髮的芳華與刁蠻不講理的羽兒得罪不起,管你是什麼大官,家中多有財勢,還是地方惡霸,潑皮無賴,遇見了都要繞著走,畢竟誰也不願跟北玄鐵騎為敵,那可是有多少個頭顱都不夠人家砍得賠本買賣。

前段時間隔壁郡縣的浪蕩世子當眾調戲芳華,被當街砍去一臂,甚至還要遭受酷刑折磨,半死不活丟進豬圈折騰了半個。

多月,嚥了氣。

可誰敢真正來複仇啊,即便是口頭上的謾罵也不見聽到一句,家中人也隻是派人花了大價錢將自己兒子的屍首運了回去。

芳華一躍而下,一眾下人趕緊散開,待到穩穩落地之後纔有人上前接過懷裡的“將軍”,退到一旁候著。 首發更新@

羽兒不會武功,見芳華飄逸下牆頭,則是有些不滿的翻了個白眼,心中羨慕又不願吃苦練武,隻能唉聲歎氣的順著梯子爬了下來。.

瞧見兩位平安無事,一眾人也都相繼鬆了口氣。

羽兒抻了個懶腰,隨口說了句“困了”,便轉身大步離去。

祈年趕緊派人步步緊跟,生怕夜黑再磕著碰著。

芳華則是走到祈年身旁,麵容清冷的盯著他。

祈年知曉芳華這小妮子是在詢問,抬臂摟著芳華肩膀恬著臉,語重心長道:“芳華啊,你最聽祈年叔的話了不是,你想要出幽州這個事,能不能先擱置一段時間,等殿下回來再說,彆為難我好不好?”

芳華臉色陰沉,清淡道:“腿長在我自己身上,為什麼要問他。”

祈年蹙眉,故作辛酸道:“你要走,我也不攔著,可殿下回來要砍我頭顱,這事也不假。”

芳華自然不能眼睜睜瞧著真心待自己的祈年叔被砍去頭顱,但心裡更是悶了一口氣,撇了撇嘴問道:“那他什麼時候回來,若要是一輩子不回來,我也要等一輩子?”

祈年見芳華小妮子鬆了口,佯裝抬手抹淚道:“還是你知道疼人啊,祈年叔的命可就交在你手上了。”

芳華見祈年有心不願回答,倒也冇有再追問下去。

祈年抹淚的動作不停,目光透過指縫瞧著芳華小妮走遠後這才長舒了一口氣,這帶兵打仗從不含糊,可要麵對兩位叛逆的小妮子可實在是冇什麼好辦法,好在芳華小妮不是個胡攪蠻纏的主,反而羽兒那丫頭才叫人頭疼。

匆匆趕來的聖香見事情已經解決,又瞅著一臉無奈的祈年,不由調侃道:“鬼才祈年也有無策的時候?”

祈年哈哈一笑,攤開手掌聳了聳肩道:“無招勝有招嘛,耍無賴也算的上一門苦功夫啊。”

聖香看似清冷自傲實則心思玲瓏更懂得暖心之事,她是微微一笑道:“明日我去跟芳華那小丫頭談談心,璃陽一事我還是覺得不妥,一折一反少說也得一月有餘,殿下不在,我們也不能乾等著,還是得商議一下應敵之策,尤其是那北蟒請柬,明顯就是鴻門宴冇安好心,可倘若不去又豈非讓天下人笑話,此事還需從長計議。”

祈年雙手插入腰間玉帶,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歎息道:“也隻能如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