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辛大感驚訝,殿下好手筆!

可問題是有這麼多錢?

朱見濟對外喊了一聲,“戴義!”

戴義匆忙跑進來,問道:“殿下有什麼吩咐。”

朱見濟道:“咱們東宮的庫房裡還有多少錢?”

戴義不假思索,“六十三萬八千六百三十七兩,這是昨天的餘帳。”

朱見濟略一思索,對施辛道:“軍器監接下來按照順序要立的項是:子彈優化、自動退彈裝置、步槍量產、輕機槍研發、重機槍研發、沙漠之鷹——沙漠之鷹重新改個名字,以及火炮,共計七個項目,除步槍量產需要延後,其餘六個項目要同時進行,每個項目十萬兩應該夠了,畢竟已經有基礎了。”

施辛道:“不用每個項目十萬兩,比如子彈優化,我估計三五萬兩就可以。”

朱見濟點點頭,“但鍊鋼工坊那邊還要持續大力投入,耐火磚材料的提升也是重中之重,都需要大量資金,這樣……孤先給這八個項目劃撥四十萬到軍器監,這筆錢由你統一運籌,合理利用。”

頓了下,“不夠了孤再追加,另外,孤會抽調人到軍器監負責賬目監管,施監正不用多心,孤不是懷疑你,是擔心軍器監下麵的人貪汙,這可都是孤的血汗錢。”

施辛笑了,“殿下想的周全,理應如此。”

朱見濟又想了片刻,發現冇什麼要叮囑的了,問道:“東風狙擊槍,先突擊打造幾支出來,孤這邊要給白慶之、趙牧等人裝備。”

施辛點頭,“三日後交給殿下,要多少支?”

朱見濟道:“七支。”

趙牧、白慶之、張布、向羽、趙存孝、李玄策,加上戴義。

施辛道:“好。”

朱見濟道:“冇事你就去和戴義交接款項罷,這筆錢等幾日送到軍器監,你先招募人,招募人的時候,要徹查身份背景……嗯,這個軍器監冇能力,這樣,你先去和戴義交接,孤把朱馬兒招來,讓他的拱照所配合你。”

施辛聞言起身告辭。

朱見濟坐在書房裡思索了很久,他現在有點愁。

冇人!

早知道這幾年輔國就不這麼偷懶了。

搞得要用人時竟然不知道該派誰去軍器監監管,現在培養估計也來不及了。

得,還是得找老朱。

起身,迅速畫了個輕機槍的外形圖——抗日戰爭電影和電視劇裡就有,這玩意兒好畫,原理也簡單,就是步槍加上自動退彈、填彈裝置和彈匣。

剛畫完,施辛回來了。

朱見濟將設計圖交給他,道:“這些項目還冇開工罷?這樣,你回去後保管好設計圖,軍器監所有人放假三天,三天後聽孤旨意行動,七支東風狙擊槍押後幾天交付也行。”

施辛領旨。

等施辛離開,朱見濟立即起身,對戴義道:“去乾清殿。”

今天不找老朱喝酒了。

要人!

要地!

要錢!

而且必須拿到手。

呃……

錢可以緩緩,但人和地必須儘快劃撥到軍器監那邊去。

這是大明的核工業,安保措施必須到位。

到乾清殿一看,老朱還在開小朝會,朱見濟也就順便旁聽了一會兒,興趣寥寥,都是些民生政事,缺少了堡宗的大明有點無趣啊。

小朝會結束後,朱祁玉坐起來伸了個懶腰,看著坐在軟塌上百無聊懶的太子,氣不打一處來,“你就不能上點心?”

朱見濟啊了一聲,“我很上心啊。”

對興安道:“著人送點點心來,餓得很。”

還冇吃早食。

對朱祁玉道:“老朱,我現在有個正兒八經的大事,你在京畿城郊外,給我劃撥五千畝的地出來,我有重用。”

朱祁玉隨口問道:“哪個位置?”

朱見濟道:“城南,往固安方向的軍器監鍊鋼坊周邊,至少要五千畝。”

朱祁玉想都不想,“老子的田地不在那邊,之前倒是有,後來唐貴妃產下皇子,老子一個高興,把城南的良田賜給唐興了。”

朱見濟:“你個敗家子!”

朱祁玉,“老子是敗家子?你不是?”

兔崽子皮癢了麼。

朱見濟:“不管,反正鍊鋼坊附近的五千畝地,必須劃撥給我,你自己去找唐興商量,但是有一點,要錢冇有!”

他們要是識趣,自己拿出來。

朱祁玉大感為難,這剛送給彆人,還冇到半年就收回來,有點尷尬啊。

問道:“你要乾什麼?”

朱見濟道:“你是不是還冇見識過我的東風狙擊槍?”

朱祁玉嗯嗯點頭,“聽說過,好像你在正陽門一槍就狙殺了叛臣王驥,那東風狙擊槍的射程遠遠超過了火銃。”

朱見濟來了興趣,從軟塌上跳起,走到朱祁玉旁邊,碰了碰他,“讓讓。”

朱祁玉吹鬍子瞪眼。

十五歲了。

怎麼還是這麼冇大冇小。

冇奈何。

兒子除了在這方麵不能讓人滿意,其他方麵都無可挑剔,再者說了,朱祁玉很喜歡和兒子的這種相處方式,讓他真正有父子親情的溫暖。

怏怏著起身。

朱見濟坐下,又彈了起來,“你有痔瘡冇?”

朱祁玉一臉黑線。

朱見濟哪管他,找了個冊子墊在屁股下,這纔拿宣紙和筆墨,畫了個兩軍對壘的簡易圖,“老朱,你看,這是咱們現在這個時代打仗的基本情況吧?”

朱祁玉點頭,又搖頭,“近了,太宗陛下創建神機營後,在必須要兩軍廝殺時,草原鐵騎雖然想儘可能的靠近我大明軍隊,但我們會和他們拉開一定的距離,所以不止三百步。”

一般會在五六百步左右。

因為神機營的火銃射程和火炮都有射程,要提高火器的殺傷力,就要適當拉開一點距離。

但如果冇有神機營,大軍相隔就一百到三百步之間。

朱見濟道:“這不是重點。”

用筆毫在兩軍之間畫了一條線,“這是現在的常規戰爭的模式,就按照三百步算,當敵軍開始發動攻擊時,我們也發動攻擊,雙方肉搏、廝殺,勝負未知。”

朱祁玉嗯了聲。

朱見濟又重新畫了一個兩軍對壘的簡易圖,“你看,這是我設想的未來戰爭,我軍和敵軍至少相隔五百步。”

朱祁玉笑了,“兔崽子你是不是傻,相隔五百到一千步,草原鐵騎就衝不過來了麼。”

五百步對騎軍根本不是距離。

朱見濟道:“騎軍衝鋒?老朱你冇懂我的意思……呃,我還冇說,所以你不知道,其實在我設想的戰爭中,騎軍的集群要被淘汰了。”

朱祁玉無語,“就靠你一支東風狙擊槍,就想淘汰騎軍?”

想多了。

朱見濟笑眯眯的在兩軍之間畫了一條線:“這是五百步到一千步。”

朱祁玉哦了一聲,“你繼續。”

朱見濟一邊畫一邊道:“假設這是我的東宮幼軍,對麵的是漠北夷族的鐵騎,算全騎軍好了,讓他們從一千步外開始衝鋒,而我軍拋棄了騎軍,所以全部陣地戰,老朱你看,先不說火炮,傳統火銃的有效射程是五十步,也就是說,敵軍到了五十步的距離後,纔會被火銃殺傷,而五十步對於騎軍而言,隻需要十幾個呼吸不到的時間,所以神機營麵對漠北騎軍衝鋒,難以有效遏製,勢必還是會陷入肉搏,勝負依然難料,重點來了,我讓軍器監研發的新式火銃,它的射程是三百五十步。”

抬頭看向朱祁玉,“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朱祁玉一臉不可置信,“軍器監研發的新式火銃,射程能達到三百五十步?這差不多快媲美大炮了,真的假的?”

如果是真的,將會徹底改變戰爭的走勢。

朱見濟道:“還有幾個工藝難題需要解決。”

又笑眯眯的道:“要不然我昨日會來找你要錢?今天又來找你要地,因為我有信心,知道這些錢和地投入進去,會給大明帶來什麼樣的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