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朱見濟渾渾噩噩的醒來,頭疼欲裂,大腿也疼,低頭一看,淤青怎麼來的?

滴咕著說了句,明朝的酒後勁這麼大麼。

翻身坐起。

打了個寒顫,對門外喊道:“戴義!”

吱呀~

推門而入的不是戴義,柳旒端著溫水臉盆,安靜的放在一邊,又安靜的垂手垂首站在一旁,像泥塑人一般,毫無情緒可言。

周青端著刷牙和水杯。

李琴端著刷牙時接水用的盆子。

朱見濟才反應過來,以後都是她們服侍,得改掉起床就喊興戴義的習慣。

洗漱之後,對三女道:“不用跟著孤,你們就在東宮打發時間罷,若是無聊,也可以回坤寧宮找你們的朋友聊天,東宮冇那麼多規矩。”

三女謝恩。

朱見濟走到門口,吼道:“戴義!”

戴義急忙跑來,手上還拿著筆毫,急聲問道:“怎麼了殿下?”

朱見濟問道:“你在記什麼?”

戴義道:“東宮各種事務啊,繁冗得很。”

朱見濟唔了聲,“著人去告訴坤寧宮的母後,不用找貼身近侍了,以後還是你跟著我,另外護衛也照舊,還是白慶之和趙牧。”

頓了下,“這兩天讓老朱把詹事府各人事配齊。”

戴義大喜,“那感情好。”

將筆毫一丟,“殿下要去哪裡,是去軍器監還是幼軍營地,又或者是在文華殿繼續讀書?”

朱見濟想了想,“張鵬應該在參加小朝會,去宣六科給事中孫叢文、北鎮撫司鎮撫使朱馬兒來,孤有事交待。”

開海已經近在眉睫了,必須最後再狠狠的撈一筆。

在文華殿等了小半個時辰。

孫叢文先到。

行禮後道:“殿下是想再下一次西洋?”

畢竟讀書人,聰明。

朱見濟道:“這一次我們要組大組強!”

孫叢文小心翼翼的提醒,“殿下,是做大做強。”

朱見濟:“……”

麼得幽默細胞啊。

道:“現在福建等沿海城市,因為朝廷兩下西洋,卻又在民間打壓海外走私,於少保太鐵麵無私,利用沿海衛所封鎖海貿,導致民怨極大,孤估摸著未來一兩年內,必會有動亂髮生,到時候朝廷就會用這個事作為契機,推動開海禁的事宜,文官集團肯定要妥協,他們若是不妥協,就隻能眼睜睜看著朝廷繼續下西洋,所以開海應該妥了,還有幾個月,咱們要趁現在海外貿易被打擊的空白,狠狠的搞一次,爭取弄個十艘寶船的貨物出海!”

孫叢文這幾年幫自己賺了不少錢,已經是妥妥的太子黨了。

現在還在六科。

等不用下西洋後,朱見濟打算讓他去都察院呆一段日子,然後到戶部去當管家。

孫叢文倒吸了一口涼氣,“十艘?!”

這有點大啊。

朱見濟嗯了聲,“雖然我們隻有三艘寶船,但現在沿海貿易被封鎖,民間商行的船都空置著,可以租用他們的船。”

孫叢文點頭,“倒是可行,可這麼多船,光是購買貨物,就是一筆钜款。”

朱見濟嘿嘿賊笑,“冇錢!”

孫叢文,“……”

殿下這是打算空手套白狼?

朱見濟笑道:“這事,孤相信卿家能解決,那些絲綢、瓷器、茶葉商人,肯定知道咱們的生意穩賺不賠,事後補貨款絕對冇問題,隻不過要給他們讓點利,但孤不讓利,可以讓他們加一兩艘船到我們的船隊裡,而且所獲利潤,必須和我們分成,具體分成多少,你去和他們談!”

孫叢文點頭,“微臣竭力一試罷。”

朱見濟嗯了聲,“你今日就出發去泉州操辦下西洋事宜,孤這邊先試試,能否找陛下借幾艘寶船,如果借不到,那隻能自己想辦法解決,一個要求:這一次的船隊能組多大就組多大!”

要一次賺個三萬人的幼軍出來!

孫叢文打算告退。

朱見濟笑道:“彆急,我還有個事,關於下西洋的事情,開了海禁後,我們東宮還是要繼續,畢竟利潤可觀,所以你這一次下西洋回來後,不要急著回京畿,在泉州組建個商行,專業從事下西洋的事情,到時候我會派個心腹來接管,同時你要培養一批忠誠的人來掌管這個商行。”

孫叢文笑道:“殿下放心,為東宮辦事,從來不缺人!”

朱見濟嗯了聲,“下去罷,讓朱馬兒進來。”

片刻後朱驤入內行禮。

朱見濟問道:“我讓你的拱照所監視唐氏外戚,可有什麼有用的訊息。”

作為嫡長子,朱見濟不擔心他的東宮之位。

畢竟朱見津太小。

便宜老爹為了製衡文臣,重用外戚,唐氏外戚中,如今一個都督唐興,一個吏部侍郎唐慶,還有一個兵部郎中唐盛。

都在朝堂中樞。

不得不防。

朱驤道:“早些時候,兵部郎中唐盛和兵部郎中陳汝言關係親近,多有接觸,昨日唐盛和唐興、唐慶又在書房議事了,內容都不得而知。”

朱見濟無語,“拱照所的兄弟打盹了?”

朱驤一臉凝重,“問題就在這裡,陳汝言這個人太詭異,我們的人隻要稍微太靠近,就會被他察覺,而安丘侯府,畢竟是陛下重用的外戚,我們的人不好太過分,隻是普通監視。”

朱見濟思緒飛轉。

怎麼哪裡都有陳汝言?

當初堡宗出逃,也牽扯到了他,現在外戚有專權趨勢,他又牽扯其中了。

多了個心眼,“加強對陳汝言的監視!”

朱驤領旨。

又道:“殿下,還有個事,高陽伯杭昱和兵部尚書杭敏,不知道什麼緣故在湊錢,拱照所查過,他們在變賣田產。”

好看的言情

朱見濟不解,“他們會差錢?”

雖然不認同外公和舅舅的能力,但畢竟是自家人,便宜老爹待他們不薄。

朱驤道:“就是奇怪。”

朱見濟一時也想不明白,“盯著罷。”

朱驤道:“那卑職這便去交待,對了,軍器監施辛來了,帶來了支東風狙擊槍,卑職出去的時候讓他進來覲見?”

朱見濟眼睛一亮,“這麼快就升級完了?”

彈黃鋼已經解決。

鍊鋼工藝大幅度提升,幾日前讓施辛給東風狙擊槍升級,冇想到這麼快就出成果了。

難道真正的巴雷特要在大明誕生了?!